当前位置:
标准背后是技术—你中有我与我中有你是最佳策略
回复 | 人气 | 打印
SeanSong 个人主页 给TA发消息 加TA为好友 发表于:2020-06-23 14:55:59 楼主

今天在e-works的工业自动化系列公益讲座“从工业通信看制造业的发展“主要针对现场总线发展到OPC UA over TSN,其中在线回答了一些听众的问题,其中一个关于标准的问题觉得比较有代表性的想法-贴合今天的形势下,觉得有必要拿来分享。

  

问题:在目前复杂的国际争端大背景下,您怎样看中国的工业通信技术的发展 ?

答:关于这个话题,大家都会谈到各种标准会产生“卡脖子”,强调“自主可控”,在军工领域,我相信自主可控再强化也不为过,但是,如果从商业领域的整体经济性角度来说,所谓的自主可控可能是一个值得商榷的论调—这也许有些“政治不正确”,因为会被拍砖,但是,没有关系,说说观点,如果有批评意见也是可以的。我有以下几个观点着重分析说明:

 

1.为什么是技术领先者制定标准?

对于标准问题,必须意识到“领先”方才能制定标准,这存在一个“包含”问题,即,我的技术领先,我经历了一个技术发展的过程,因此我向下兼容了各种技术,那么,我的标准涵盖了整个技术领域的各个维度的问题,如开发、测试、验证的各个环节,而如果落后的技术就会缺乏这方面“见识”—因为,你没有见过,你也做不到,那么这个标准就无法涵盖整个产业的要求,例如:如果我们想通过标准来设定一个门槛,举例,我们设定一个任务周期必须达到100μS,那么这个标准卡的不是别人的脖子,而是我们自己企业的脖子,但是,如果你设定一个我们满足的标准,那么你谁也限制不了啊!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们很多时候把标准当做一个“门槛”、“壁垒”,但是,标准的首要目的并非如此,而是为了相互连接方便、或者为了降低工程量,其以经济性为目的的。

image.png

在讨论OPC UA的过程中,发现很多人都把OPC UA当做一种技术,它的确是一种规范与标准,而规范与标准通常自身并不包含有什么技术—它的意义在于“标准化”,把无法连接的各种软件进行接口的统一,便于连接,而各种具体的软件则是技术—可复用,因此,标准的背后是技术,这种技术对应的是(1)它在技术上具有领先性(2)它必须有成熟的可用产品(3)广泛的应用做支撑,而不是我们的标准中的验收标准—例如,证明你是否是智能制造而制定了一个智能制造的标准。

 

标准背后是技术的领先,因此,所谓的标准控制力实质上是技术的控制力。

 

2.可以推倒重来吗?

的确有些声音说绕开诸如各种总线或OPC UA定义自己的标准,对此,也曾分析过这样是否可行?后来发现不大现实,因为,如果我们也定义一个互联规范,那么,你需要对现有的TCP/UDP进行支持,C/S、Pub/Sub机制的MQTT应用协议、TSN的物理层与数据链路层各种通信你得支持吧?你得支持对应的面向对象语言开发吧?你得也有自己的行业信息模型与规范吧?除非你把现有的已经存在了数十年的通信全部否定,把现在的编程语言全部推倒重来,然而这样有可能吗?或者说意义大吗?

image.png

但是,我们推倒重来,我们又怎么在全世界做生意呢?难道我们打算回到闭关锁国的自给自足经济吗?与今天的世界技术割裂,如果你不能与国际的标准接轨,那么我们怎么销售产品到全球?


3.最终会做成什么样子?

如果我们自己就按照工业互联的需求来开发自己的语义规范、总线网络,那么我觉得大规律还是会做成一个OPC UA类似的标准和规范,因为,这已经是被证实最为经济的道路—因为工程是约束出来的,OPC UA是一个规范,记得,再次强调,它是一个规范,是对现有技术的整合,是为了“统一标准”,它自身不包含任何具体的技术在里面,这一点想认识清楚也不容易。

 

4.建议的路径:

对于中国的工业通信及其他领域的标准来说,最为经济的道路是“开放连接”,“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思想来展开,在这点上,华为是真正的典范,华为参加全球各类标准组织的人数有1200人,每年花费在标准研究、参与制定、测试验证上的投入有数亿美元,这才使得华为能够在包括5G等多种通信中获得领先,成为领导型企业,也可以收取专利费作为筹码—这很重要,必须手里有筹码,而不是完全没有筹码,但是,没有必要开发所有的都是自己的—因为那样不是最经济的办法。

 

(1)参与:积极参与IEC/IEEE的标准,在SAC/TC124的官网上有加入IEC/TC65这样的组织的申请表,大家可以作为企业会员参与,当然了,有人说成本比较高,除了几千欧元的会费,还有参加会议的差旅,但是,这个对于一些有影响力的国内企业,应该去参与,而不能发现IEC60802工作组里企业代表就华为一家(而且华为还非OT厂商)。IEC还是企业会员,但是,IEEE则是个人会员参与。

(2)影响:在参与的过程中,学习了解前沿的技术,并且在自己的研发中进行实现,并且可以就自身的特点发表意见,至少在公开的意义上,IEC/IEEE等国际组织还是“民主开放”‘政治独立’的,不至于连不同意见也无法听取,至少形成一个Optional、备忘录等形成影响力。

(3)主导:当我们的技术达到领先,又由于市场的主导作用,我们就可以按照我们自己的意愿去制定相应的标准,这样就可以成为“主导者”的角色。

 

参与、影响、主导三步曲是一个建议,如果我们不参与、不发声,然后这种抱怨人家控制了标准,就有点太过于长他人志气的“怨妇”态了,在某种意义上,自主可控有时候会成为一些利益圈子去获得国家资金的一个很好的借口,其实,军工方面都希望更多借助于开放的世界技术来降低成本,筹码很重要,至于是否所有的都要自主可控,在一个这个也没有那个也没有的年代,似乎的确挺有道理,但是,从整体经济性上来说,这并非最佳策略,而是采用开放连接,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杠杆效应”来撬动全球资源来服务于自己。

 

标准只是技术的产成品

 

但是,说实话,美国的贸易战这个事情不会是短期的,应该放弃幻想--因为遏制中国不会是一个川普同志的想法,至多是短期的换种方式来维护关系而有些缓兵之策,长期来说不要抱期望,还是扎扎实实的打造自己的核心工艺模型,提高产品品质、降低成本,获得在全球产业中的主导地位,标准规范这些背后都是技术,都是模型,还是需要认清问题的本质,掌握核心技术很关键,标准和规范只是核心技术的产成品

 

在这个基础上,我们才能为了不同的业务单元、OICT领域各自不同的技术在今天这个工业互联网、智能制造时代进行“统一规范”,首先,你得有CAD/CAE、EDA、自动化集成开发平台、操作系统等自主的工业软件,然后为了实现连接,才去制定标准,如果还没有,那么,标准的目的是什么?

 

因此,还是要回到基础技术。

来源:微信号 说东道西

作者:宋华振

该作品已获作者授权,未经许可,禁止任何个人及第三方转载。


【150个名额】intel又来送福利了,今年可别再错过了! 关注收藏 邀请回答 回复 举报


周点击排行
周回复排行
最新求助